史考王阳明亲赴和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资讯动态 >
 
史考王阳明亲赴和平
来源:客家风 发布日期:2018-06-11 15:45 编辑:网络
    龚文瑞 
      王阳明究竟到过和平与否?本文以《王阳明全集》《南安府志》《惠州府志》《龙南县志》及《读史方舆纪要》和《卢氏家谱》为基础史料,通过王阳明的奏疏、命令、家书,以及官员们的记载和卢氏家谱的有关记载,对这一问题做了答复。
  王阳明巡抚南赣,平漳南詹师富、建平和县,平横水谢志珊及桶冈蓝天凤、建崇义县,平三浰、建和平县,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平漳南,平横水与崇义,史料记载十分丰富,王阳明亲征毫无悬念,但王阳明有没有亲赴和平,在和平境域却众说纷纭,其中有一种说法,说王阳明根本没有到过和平县境域,他平定浰头山贼,是坐镇龙南县遥控指挥九路大军进剿浰巢的。
  其实,有大量史实可以证明王阳明是到过和平,并亲征过浰巢的。下面从王阳明的奏疏、命令、家书,以及当时官员、乡民所述,和明史、家谱所载,对王阳明亲赴和平一说予以说明之。
  一、王阳明自说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十六别录八,王阳明在颁布的《克期进剿牌》中有说:“除将贼首池仲容设计擒获外。其余在巢贼党,若不趁机速剿,不无祸变愈大,地方何由安息……”在将池仲容计杀之后,王阳明当天即发兵往三浰剿余贼。“……本院亦自行督领帐下随征官属兵快人等,从冷水直捣下大巢,亲自督战,刻期俱于本年正月初七日寅时四路并进……”王阳明兵分九路,其中他本人亲率中军,督导郏文一军,从“龙南冷水”直往下浰,直捣大巢。冷水,即冷水迳,明正德时属于龙南范围,今为信丰小江镇所辖,是一个龙南、信丰、定南三县交汇之地,即与今龙南县龙下乡、定南县岭北镇交界。定南设县于明隆庆三年(1569年),王阳明平浰时此地尚属龙南县域。王阳明当时的行军路线为赣州-南康-信丰-冷水迳-龙南-和平峒(下浰),期间,在信丰县境内的围高村(今大塘埠镇沛东村)的巡检司小憩过。围高村至今仍有巡检司城堡遗址。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三十二《补录》,王阳明在第一次从浰头班师归来的四月初十日给父亲王华写信报平安,在《上大人书二》中写道:“……男自正月初四出征尪贼,三月半始得回军。……”王阳明对祖母、父亲极孝,多有书信问安。“三月半始得回军”,指首战告捷,班师回军。但“贼根未动,旋复昌炽”,说明余贼再起。此信写于四月初十日,即首次班师后回到赣州休整期间。另外,王阳明提及“因贼巢瘴毒,患疮疠诸疾”,浰头恶劣的环境令王阳明染上了疮疠,可见王阳明确到过浰头,否则何来此说。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十一别录三,王阳明在《浰头捷音疏》中有奏:“正月三日……而夜使人趋发属县兵,期以初七日同时入巢……臣自率帐下官兵,从龙南县冷水径直捣下浰大巢……”此处“径”当为“迳”。说明正月初三夜半灭了池仲容等贼首,连夜王阳明则发出命令,令各路兵出发,务必在初七日同时入巢进剿。王阳明则“自率帐下官兵,从龙南县冷水迳直捣下浰大巢。”此乃上报朝廷的奏疏,断不可弄虚作假的。且一生倡导“致良知”的王阳明,光明磊落,实事求是,是不会弄虚作假的。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十一别录三,王阳明在《浰头捷音疏》中有载:“……然各巢奔散之贼,其精悍者尚八百余徒,复哨聚九连大山,扼险自固。当臣看得九连山势极高,横亘数百余里,四面斩绝……”此处说明当精悍余贼八百余哨聚九连山后,王阳明是亲自到了九连山的,否则便不会有“臣看得九连山势极高”一说。对于南赣最高军事长官来说,王阳明完全可以坐镇一方,遥控各方,而不必亲到现场。然而王阳明以身作则,学以致用,做到了官兵一致,自己亲自到了九连山,“看得”现场,便自然可以在奏疏中直言自己亲赴战场的情景了。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十一别录三,王阳明在《浰头捷音疏》中有载:“初七日……义官叶芳等并各村乡居民亦告前情。臣因亲行相视险易,督同副使杨璋、知府陈祥等经理立县设隘,可以久安长治之策,留兵防守而归。”此处说明两个问题,其一,在官兵邢珣等及义官叶芳等的极力主张下,初战告捷的大军班师回府(事实上,余贼不久即死灰复燃,王阳明率军再度进入龙南);其二,王阳明在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惠州知府陈祥等的陪同下,王阳明“亲行相视险易”,亲自到了现场,视察山形地势,然后与杨璋、陈祥等一起讨论如何立县、设隘、留兵防守等事宜,尔后才率军“而归”。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二十外集二,王阳明班师途中,《回军龙南小憩玉岩双洞绝奇徘徊不忍去因寓以阳明别洞之号兼留此作三首》,其中“甲马新从鸟道回……”诗句极为贴切,也很能说明王阳明亲自到了浰头、九连山——王阳明披甲于战马,行走在崎岖得只有鸟才能飞过的山道上。鸟道之喻甚为形象,没有亲自经历过浰头、九连山险峻路况的人是写不出如此诗句的。
  二、官员说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十一别录三,王阳明五月初一日,在第一次平浰归来后,向朝廷进《添设和平县治疏》,其中引用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广东按察司分巡岭东道兵备佥事朱昂的会呈中的这样一段话:“……近该本院亲剿浰贼,见今住军九连大山,往来浰头、和平等处,备阅山溪形势,讲求贼情民俗,深思善后之图,实有如各役所呈……”此处“本院”,并非指王阳明本人,而是指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广东按察司分巡岭东道兵备佥事朱昂,两位直接部属“住军九连大山,往来浰头、和平等处”,对和平设县感受深刻。王阳明听过汇报后,明确表态同意建县:“今赖朝廷威德,巢穴荡平,若不乘此机会,复建县治以扼其要害,将来之事,断未可知。臣等班师之日,胁从投招者尚不满百,今未两月,远近牵引而至且二百矣。若县治不立,制驭阔疏,不过一年,泛然投招之人必皆复化为盗;其时又复兴师征剿,剿而复聚,长此不已,乱将安穷!”因为全文中,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王阳明本人是否到过浰头,更多是引用下面部属呈上来的原话,致使很多阅读者由此产生误解,认为王阳明没有到过浰头。事实上,此文的主要目的是说明建县的必要性,此前报功奏疏已经将自己亲率一军从冷水迳入下浰的实际情况表明了。
  《王阳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卷三十九《世德纪》之《附录》,铅山人、大学士费宏(后为内阁首辅)在《阳明先生平浰头记》中有载:“……越四日丁未,同时并进:……守备郏文率义民孙洪舜等冷水径入……公自率中坚督文捣下浰大巢。副使君督余哨会于三浰……”、“公率副使君乃即祥应和平,相其险易,经理立县设隘……”初三深夜,王阳明将池仲容一伙计杀后,白天一上午王阳明胃脘疼痛,不能进食,下午身体稍安,即督导各路大军向三浰进发,其中一军为赣州守备郏文所领,而王阳明则率领自己的核心队伍与郏文队伍一起进发,是故有“公自率中坚督文捣下浰”一说,其中“文”即指郏文也。此文为费宏受王阳明部属邢珣、危寿、文运、吴昌等赣州诸官的请求而作。平定浰头初战告捷后,邢珣等一应官员兴高采烈,想通过捧抬王阳明来实现自己的官仕升迁,遂有此举。此时,费宏在京城以文渊阁大学士入阁,与杨廷和等共同辅政,其弟弟费弟费寀为翰林编修,费寀之妻与宁王娄妃为两姐妹,皆上饶理学家娄谅之女,故而费宏与身份是南昌女婿的王阳明有相对从密的交往。
  《王阳明南赣史话》中辑录了《赣州府志》《艺文》及《南安府志》卷十八《艺文一》(新增)的费宏的《南征奏凯歌录序》,其文中有载:“……明年春正月,广东浰头等贼延蔓未绝,又率邢侯莅惠州剿之,阅月乃班师,以捷闻……”此处表明王阳明亲赴惠州三浰。此文是在王阳明完成漳南平詹师富、横水及桶冈平谢志珊及蓝天凤、三浰平池仲容余贼后,王阳明及部属欢欣鼓舞、且诗且歌,将官员们的诗歌结集成《南征奏凯歌录》一书后,由一直追随在王阳明身边的宁都知县王天与派专使往京请费宏专门作的序。费宏从朝廷之顶层为王阳明的事功做了诸多宣传,王阳明在世时,费宏为其写了《平浰头记》《南征奏凯歌录序》两则记功性文章,王阳明去世后,费宏又为其写了《移置阳明先生石刻记》《阳明先生报功祠记》两文(详见《王阳明全集》卷三十九《世纪德》之《附录》)。
  黄绾是王阳明的学生,也是王阳明次子正亿的岳父。王阳明去世时,黄绾作《阳明先生行状》,其中有载:“……自率帐下官兵,从龙南县冷水直捣下浰大巢,与各哨兵会于三浰……”明确王阳明亲自到了“下浰”战场。
  《王阳明全集》卷四十《诰命.祭文.传记》,康熙年间著名学者、阳明后学邵廷采在《明儒王子阳明先生传》中有载:“……而促诸路兵同抵贼巢,亲兵由龙南、冷水径直捣下浰,诸路兵皆入三浰……”也肯定了王阳明“同抵贼巢”,由冷水迳直捣下浰。
  二百年后,江宁人、时任龙南知县的徐上,在《书玉石岩王文成公平浰碑记后(并铭)》(详见光绪二年《龙南县志》卷八之《志艺文》)中有载:“诸县兵从各径入,公自率师由龙南直捣浰头,克期会剿……”、“于是相视险易,割龙南、龙川诸县地奏立和平县”,再次明确王阳明亲赴浰头、亲自勘察“相视险易”之事实。
  三、乡民说
  卷十一别录三《添设和平县治疏》中引用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广东按察司分巡岭东道兵备佥事朱昂的会呈中,提及赣州知府邢珣、惠州知府陈祥报上来的一段文字,这段文字里面摘录了惠州龙川、河源等县省祭监生、生员、耆老陈震、余世美、黄宸等的连名呈文:“浰头、岑冈等处叛贼……今蒙提督军门亲捣贼巢……”从乡民的呈文中间接说明了王阳明亲赴浰头的事实。提督军门,即提南赣巡抚王阳明。
  四、史志说
  《王阳明全集》卷四十《诰命.祭文.传记》,张廷玉在《明史.列传第八十三.王守仁传》中左:“……自将抵贼巢,连破上、中、下三浰,斩首二千有余。余贼奔九连山……”明确王阳明亲抵贼巢。
  光绪版《惠州府志》卷三之《舆地》中有载:“浰头在县北八十里,亦曰和平冈,卓立深远,接江西龙南县境,其最最近龙南者为上浰,在峰冈者为中浰。和平峒谓之下浰。浰溪水出焉。”结合前面史料可知,王阳明亲到下浰,实则到了和平峒,到了池仲容的老巢深处。池仲容的大本营有下浰曲潭村,在今天浰头镇境内,内有一相对较大的盆地,素有“千担坝”之称,即大山的粮本之乡。《惠州府志》卷七之《郡事》中另有载:“……(赣州)守备指挥郏文率义官孙舜洪等入冷水迳……”而郏文这支部队正是在王阳明率北的中军督导下从冷水迳入下浰的;
  清朝初年顾祖禹所撰的《读史方舆纪要》(中华书局,2005年出版)卷一百零三,《惠州府.和平县》一节有载:“浰头山在‘县北八十里,亦曰和平峒。绵亘深远,接江西龙南县境。其最近龙南者为上浰,在岭冈者为中浰,和平峒谓之下浰。浰溪水出焉,旁多奇石,巉岩险仄。正德中,贼党池仲容者巢穴于此,十二年赣抚王守仁讨之,先以计擒其魁,遂举兵由龙南冷水径直捣下浰大巢,又发诸路兵入三浰,贼惊惧,据险设伏于龙子岭,官军追击之,克其三浰大巢,余贼走聚九连山。事平,以和平峒巡司改为县,而移巡司于浰头’”。此文说明了上浰、中浰、下浰之三浰的具体位置,也明确王阳明“举兵由龙南冷水径直捣下浰大巢”。
  清光绪二年《龙南县志》卷三《志政事》之《缉寇》中有载:“正月三日……自将抵贼巢,连破上、中、下三浰……”其记载与张廷玉在明史王守仁列传中所述完全一致,肯定王阳明亲自赴浰头。
  民国三十一年《和平县志》有载,在和平县治选址时,地方耆老黄金智等要求设县的建议得到了王阳明的采纳,“……都宪王公守仁兴师扫荡巢穴,首恶党娄殆尽,凯还之日,顾谓(惠州)知府陈公祥曰:‘和平地广山多,必立县以镇之,庶乎久安长治之道可图也。否则,萌孽旋踵而复生矣。’陈唯之,乃率乡耆自五花嶂下历大峒视之……”说明王阳明明确和平当建县,王阳明本人察看过当地险势,但没有明确县治选址的确切地点。即,具体的县治最后确定在哪里,是王阳明委托惠州知府陈祥去现场勘定的。
  五、家谱说
  据和平县卢氏族人于1935年修订的《卢氏族谱》记载:“公(即卢上宁)生而洞决远见,喜于任事,行事服众从任,屡获功赏。都御史阳明公,平浰后,公倡议必立县治,地方乃可久靖。当道难其事,公复告王公,恳陈利害,始得定议立县。”王阳明在和平峒与杨璋、陈祥等“相视险易”、“经理立县设隘”,进行现场勘察时,时年二十七岁的卢氏大族的代表人物卢上宁参加了陪同,官府最终采纳了卢上宁关于把县衙设在羊子埔的建议。和平卢氏先祖于元朝大德七年(1303年)移居均坑老卢屋(今和平县阳明镇均联村)开基后,至第四代,人口渐多,为了生计,后裔迁居各地,其中卢上宁是从均坑迁入羊子埔居住的(至建国前夕,羊子埔卢姓还有一户人家)。卢上宁当时为隘长,为官府做事,是和官府之间有直接联系的人物。王阳明来到和平峒,“相视险易”、勘察地势,肯定少不了熟悉地方形势的乡贤一并陪同。
  六、民间传说
  王阳明到过浰头地区(今和平县浰源镇)的民间传说很多,如王阳明游李田仙岩, 王阳明入龙虎山(今浰源镇洪浰村与山下村交界处)官锣不敢敲,王阳明浰头斩龙脉……甚至王阳明到过和平县城的传说也有,如和平县政府大院内的大榕树是王阳明亲手种植的,等等。
  尽管传说有着很多附加的虚幻成份,特别是县政府大院内的大榕树是王阳明手植的这则传说。但,值得肯定地是,传说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和平的诸多传说,至少说明王阳明与和平峒有着丝丝缕缕的关联,这些丝丝缕缕的关系被民间广泛演绎,便成为了今天的传说。显然,透过传说我们可以理解到一个地邑的百姓对一位大贤大德的崇拜。做为“开县之父”的王阳明,在民间受到神灵般的热捧,尽管有些虚幻,却也正说明民间文化的力量之强盛。去伪存真,再玄乎的传说也还是有一定的文化参考价值的。
     (作者为中国明史学会王阳明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版权均属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有关媒体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
  ※联系方式:客家新闻网 电话:0797-8101732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3 联系我们
承建:客家新闻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