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王阳明与赣州 >
 
王阳明与石城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7-06-08 10:17 编辑:肖学良
作者:龚文瑞
  王阳明巡抚南赣时期,赣南有十四个县邑,分别是石城、瑞金、宁都、会昌、于都、兴国、赣县、上犹、南康、大余、龙南、安远、信丰、崇义。王阳明去过大多数县邑,只有石城、兴国、宁都三个县邑缺乏充分的史料记载,可能没有去过。但就这三个可能没有去过的县邑,其实与王阳明的渊源也很深,比如宁都知县王天与长年率宁都机兵追随在王阳明身边,参与平漳南、横水与桶冈、三浰之乱,并因暑热病死于平宁王朱宸濠的战事中;比如兴国知县黄泗、典史区澄、主簿于旺、义民萧承长年追随王阳明征战,均受到王阳明直接表扬,王阳明的多篇文章中提及上述人物;相对而言,石城县与王阳明的人事关系较少,但阅读《王阳明全集》,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关联内容。
  王阳明指示石城赈灾
  正德十三年五月,南赣受洪水之灾,南安府、赣州府城及龙南、兴国、石城、瑞金诸县多有饥民,急需赈灾,在这一情形下,王阳明责成赣州知府各级官员积极赈灾。
  其时,赣县的赈济工作做得不尽如人意,“坐济之民不知几许,附郭者得遂先获之图,远乡者必有不霑之惠”,即县衙不知灾民究竟有多少,有哪些?于是离城市近的人率先得到消息把赈济粮领了去,而离城市远的乡野百姓则因为不知道消息而得不到救济。石城县是最后一个放赈的县邑,为防止石城县出现与赣县类似的问题,王阳明特意写信给知县林顺,告知此事。“看得所申赈济,既该府议许中户籴买,下户给散,准如所议施行。今出籴之数止及二千,而坐济之民不知几许,附郭者得遂先获之图,远乡者必有不霑之惠,近日赣县发仓,其弊可见。仰行知县林顺会同先委县丞雷仁先,选该县殷实忠信可托者十数辈,不拘生员耆老义民,各给斗斛,候远乡之民一至,即便分曹给散。仍选公直廉明之人数辈在旁纠察,如有夤缘顶冒,即时擒拿,昭议罚治,庶几小民得蒙救急之惠,而远乡可免久候之难。”
  中国古代的官员有几项基本职能:放赈,祈雨,祭文庙、城隍庙,催耕,断案、治安。石城受灾,知县是第一责任人。此时,石城知县是林顺。林顺是福建南平人,监生,正德十三年出任石城知县,与王阳明同年来到赣南。王阳明担心林顺赈济中也犯类似错误,遂以赣县之例提示他,其关切之心可见一斑。
  王阳明在指示中明确要求对“生员耆老义民”这三类人必定要赈济到位,体现王阳明对读书人、老人、义民的重视。为防止有不公事情发生,王阳明还要求林顺在具体放赈时,要“选公直廉明之人数辈在旁纠察”,建立监察机制,防止舞弊事件发生。
对石城修筑城垣提出要求
  正德十三年五月南赣发生的洪水之灾,使南安府、赣州府城及龙南、兴国、石城、瑞金诸县的城垣多有毁圮,急需修筑,这一情形下,王阳明责成岭北道副使督导各府、县认真修长城垣。其中对石城知县特别提及。
  正德十三年五月十五日,王阳明据副使杨璋呈:“所属府、卫、县城垣倒塌数多,而石城一县尤甚,应该估计修理。合委知府季斅、邢珣,不妨府事,督修本府城垣。龙南县署印推官危寿,兴国县知县黄泗,瑞金县知县鲍珉,各委督修本县城垣。惟石城县知县林顺,柔懦无为,合行同知夏克义,估计督修。城垣倒塌,地方急务。幸兹盗贼荡平,正可及时修筑。若患至而备,则事已无及。该道即行各该承委官员查照,估算工程,措置物料,一应事宜,各自从长议处呈夺。各官务要视官事如家事,惜民财如己财因地任力,计日验功;役不逾时而成坚久之绩,费不扰民而有节省之美;庶称保障之职,以副才能之举。呈缴。”
  石城城墙起于南宋建炎四年陈皓、陈敏父子手上。陈皓、陈敏、陈琚、陈琼、陈学文被誉为石城陈氏“一门四代忠烈”。陈皓,北宋末、南宋初人,时为石城县尉。南宋建炎四年,虔化李敦仁攻破只有简易栅栏的石城县城,陈皓逃出城后,募得壮士、乡丁数千,率子陈敏收获城池,随后组织兵民共建土城。
  明成化二十三年石城知县闻韶改为砖城,之后历经多个朝代不断改建,至1958年城周长达1678米,宽3.33米,高6.33米。
  清乾隆版《石城县志》在卷七《纪事志·祥异》中有载:“正德十一年丙子四月二十六至二十九日,连雨,大水。”城圮而寇将至,知县钱季玉(江苏无锡人,正德十年任石城知县)用计策,“令官工竞修,刻日告成。寇至矣,无能为也。”后来,钱季玉改任永丰知县,百姓不忍他走,恋恋不舍。
  钱季玉用了什么计策,用什么激励之法,不得而知。不过,钱季玉用激励之法鼓动官工所修的城墙,维持了两年不到,又被另一场洪水毁了。清顺治十七年编修的《石城县志》之《营建志·城池》载:“正德十二年戊寅,城圮十之七八,南赣抚台王公守仁给官帑修之。”即钱季玉用激励之策所修的城垣建得太过匆忙,挡得住眼前的贼寇,却挡不住未来的洪水,一场洪水,城池十之七八又毁圮了。
  岭北道副使杨璋对石城知县林顺极为不满,直接点名予以批评:“惟石城县知县林顺,柔懦无为,合行同知夏克义,估计督修。”王阳明依惯例引述杨璋的原文,随后表明自己的态度:“各官务要视官事如家事,惜民财如己财。”王阳明并没有太过批评林知县,而是对所有涉及事务的道、府、县各级官员提出整体要求。“役不逾时而成坚久之绩,费不扰民而有节省之美”,王阳明希望修城垣之工程必须按时保质、不扰民且节俭。其中“成坚久之绩”,既是对工程的希望,其实也是对石城刚刚修好不过一年多的城垣质量不过硬的一种批评。
  林顺的前任是钱季玉,在正德十一年“洪水圮城,盗寇又将至”的紧迫情况下,不得已令官民竞修,当日修成城垣,其结果可想而知。林顺,注定不得好果。前任钱季玉的激励之法虽然出了“豆腐渣”工程,却收得了民心。林顺不能再用激励之法,官民便不再有积极性,林顺“柔懦无为”,修筑城垣的工程进展不顺也就可以理解了。
  林顺的命运自然不济。林顺只在石城干了一年知县,正德十四年,福建惠安人吴寿便前来接任石城知县。
  事实上,林顺这回修筑的城垣质量还是较好的。《石城县志》载:“嘉靖三十五年,洪水环城,四面皆圮。”可知,正德十三年林顺所修城垣维持了近40年,嘉靖三十年才受洪水而损。
移建县学学宫
  清顺治十七年《赣石城县志》之《营建志·学宫》载:“正德十三年戊寅,教谕金祥又白都宪王公守仁、兵宪杨公璋,乃迁复于城外忠节坊之学基内也。城外忠节坊至是凡两迁于兹矣。”
  在龙南文庙修缮观德亭,以及南赣范围内全面兴办社学的良好教育氛围下,石城教谕金祥向南赣巡抚王阳明、岭北道副使杨璋请示,请求下拨官钱,把县学再迁于城外忠节坊处,在原学基内重建。
  当时石城县学学宫遗址在忠节坊(今财富广场一带),已被当地豪强所占。清乾隆十年版《石城县志》卷一《舆地志》载:“忠节坊,在城之上截,至北门外旧儒学基。”“武宗正德十一年丙子大水,城内小西门之学圮。时城外忠节坊之学基,有为豪右所侵者。训导黄存礼白于都宪陈公恪,请迁出城外忠节坊之旧基,因力复其侵地。地既复而学尚未迁,会存礼罢官。”分析上面这段文字,仍有不少值得深究的信息。其一,因为旧学遗址被豪强所占,前任训导黄存礼“力复其侵地”而被豪强所记恨,迫使其罢官,以致学宫无法重建。关于黄存礼,清乾隆十年版《石城县志》卷四《百官志·名宦》中有传:“黄存礼,湖广宜章人,正德四年己巳任。道义自持,刚介不屈。有冒籍贿夤入学,峻拒不许,忤上官意。又与豪右争复学地,豪右衔(记恨)之,竟以此去官。士咸颂其正直。”黄存礼之义举,赢得了石城百姓的尊崇,被列入名宦祠祭祀。时过两年,教谕金祥不畏豪强,不怕被记恨、罢官,再度向当时最高主官请求重修学宫,“学宫为养贤之区”,两代教育官员如此重教,令人敬重;其二,“正德十三年戊寅”很有意义,这个时间点正是当年五月初王阳明结束龙南九连山第一次平乱班师后的某个日子,此时王阳明在龙南县学视察,见文庙观德亭破败,遂命令教谕缪铭速速修缮;“教谕金祥又白都宪王公守仁、兵宪杨公璋”,一个小小的教谕何以能够直接向王阳明说得上事?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是王阳明到了石城县城,教谕金祥参加了与王阳明的工作汇报会,把迁学宫的事(事实上是重建学宫)直接向王阳明说了;另一种可能是王阳明把附近各县教谕(至少是把石城教谕)叫到了龙南,一齐来听他讲心学;三是金祥没有见着王阳明,便直接写报告给王阳明请求重修石城学宫,是王阳明对龙南文庙的关切,让金祥看到了此事成功的可能性,从而促使他大胆地向王阳明提出移迁石城学宫这件旧事。
  石城是边隅之邑,但教育却并不落后。早在北宋宝元中(约1036年)邑人温革就在家乡建了柏林堂书院和藏书楼(名“青钱馆”),随后在县城西北隅的城隍庙左还建了琴江书院,南宋绍兴四年(1134年)知县李杞在城北的太极观左侧的儒学学宫遗址上重建了县学,并在一侧建通政书院。嗣后一直到王阳明巡抚南赣时期,都没有新的书院产生,且官学之学宫也处在毁圮之时。王阳明作为地方最高长官,热衷并重视教育事业,以龙南重修观德亭始,从南赣始,石城县学宫得以重修可谓恰逢其时,没有王阳明和杨璋的介入,多年被占而不得重修的学宫何以能顺利建成?当然,石城人在重建学宫时,做了一件让王阳明高兴的事——在学宫内也仿龙南文庙修了一座观德亭。
  不过,王阳明巡抚南赣时期,府、县两级官员热衷于修建学校、书院,置办院产,如赣州巡抚邢珣拓建濂溪书院和五所赣县社学、兴国知县黄泗移建安湖书院、宁都知县陈大伦创小学社学……无不是受王阳明重视教育的影响,这些在各县县志中多有记载。在王阳明的重视下,赣南的社学、书院、官府学宫无不得以重振,呈现官学、乡学共同繁荣的景象,以赣南为发端,元代兴起的社学在明代中断之后,在王阳明南赣兴学不久即呈现全面复苏;明代官学盛、书院弱的状态,自王阳明讲学濂溪书院、赣州府学、赣县县学后,呈现官学、书院、社学全面振兴的状态。
选拣民兵
  清顺治十七年《赣石城县志》之《营建志·兵防》载:“正德间,都宪王公守仁分为四班,四季轮班,赴府团营上操,每班以义官领之。其三班歇操者,留本邑守卫。未几,汰去机兵,以其佣直募新兵之任战者。”
  正德十二年正月十六日,刚刚到赣州的王阳明开府之日即颁布了《选拣民兵》令,要求各县从民间挑选弩手、打手等入府,在镇南门外的大校场统一集训,以逐步淘汰机兵、替代狼兵:“……良由素不练兵,倚人成事;是以机宜屡失,备御益弛,征发无救乎疮痍,供馈适增其荼毒,群盗习知其然,愈肆无惮。百姓谓莫可恃,竞亦从非。”王阳明来到赣州不及一旬,虽然未来得及走遍所属各县邑,但仅就赣州一府来看,财用不足,兵力不足,赣州卫所军人,只剩下档案;府县兵丁,一半是虚数;面对贼寇,毫无对抗能力。让羸弱之兵对猖獗之贼,犹如驱群羊去攻猛虎,必然是不敢勇往向前的。所以,每每遇到山贼猖獗之时,必定是向上报告请兵来援。不是调官军,便是请西南的狼兵来剿,往返一趟,一不小心就是一年;所花费用,动辄逾万;而每每是官兵到或狼兵来到,山里盗贼却早已逃之夭夭,根本没有剿掉一个山贼;等到官兵或狼兵班师返归,山贼们便再度聚来,又再闹乱。原因就在于平素不练兵也不能打仗,一心只想官兵狼兵来平乱;以致机会屡失,防御越发松弛,征战不能胜,一味地招抚只是令山贼更为凶恶,群贼熟悉官府习性,愈发地肆无忌惮。百姓知道官府无能,竟也因此从匪。
  特别是正德十二年春季的漳南一战后,王阳明对官兵大为失望,官兵如此缺乏战斗力,是他始料不及的。要不是他亲自临阵督战,并决然实施对官兵的重奖严罚,漳南战役的胜利是难以实现的。同时,王阳明对各级官府重视狼兵的做法也不看好,他认为狼兵虽然有战斗力,但远途奔来,似很威慑,却只是吓当地乱贼往别处去了,并没有消灭一个乱贼,如此可谓“劳民伤财”,既骚扰沿途百姓又大费官钱,且并无直接成果,狼兵之行每每雷声大雨点小,南赣的贼乱丝毫没有得到缓和。这种背景下,王阳明更加重视训练自己的民兵队伍。
  王阳明选拣民兵的做法是很有操作性的。他要求赣闽粤湘四省各兵备官,从各县邑的弩手、打手中,挑选出“骁勇绝群,胆力出众之士”,每县多至十余人,少则八九人,“务求魁绝异材,缺则悬赏招募”。其中若“有力能扛鼎,勇敌千人者”可以选做将领。对于南赣两府选拣出来的民兵分成四班,四季轮班,每次“选素有胆略属官员分队统押”其中一班往赣州或南安府的团营进行操练,另三班则留守本县专以守城防隘为事。如此,循环一遍,民兵战斗力大增,直到可以代替掉正规机兵。王阳明认为,“如此,则各县屯戍之兵,既足以护防守截;而兵备募召之士,又可以应变出奇。”山里的盗贼也“渐知所畏而格心”,山贼渐有恐惧,然后再通过声讨、抚绥,可以“弭盗”也。
  选拣民兵,始于洪武年间,石城县选拣民兵始于弘治二年。当时石城县共选得四百八十名民兵(石城县志将“民兵”记为“民壮”),由四名义官率领。
  事实证明王阳明选拣民兵一举是英明的。在平漳南詹师富后的横水平谢志珊、桶冈平蓝天凤、三浰平池仲容,乃至之后的平宁王朱宸濠的几大战役中,由王阳明亲自选拣、培养出来的民兵,显示出严明的纪律性与非凡的战斗力。
  《赣江源文话》2017年第39期第1条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版权均属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有关媒体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
  ※联系方式:客家新闻网 电话:0797-8101732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3 联系我们
承建:客家新闻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