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王阳明与赣州 >
 
“知行之旅·发现阳明”大型采访活动走进赣州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发布日期:2017-04-05 16:43 编辑:赖凤珍
 
 
  赣州章江和贡江汇合处。
 
 
  赣州古城的窗花。
 
 
  赣州市崇义县齐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留有王阳明的纪功岩。图为采访团在纪功岩前合影。
 
  核心提示:
 
  “立德、立功、立言”,被后人誉为“真三不朽”的阳明先生,在南赣,完成了一生“立功”的主要部分。主政南赣四年,阳明先生破流寇,擒宁王,颁布《南赣乡约》,推进族群融合。阳明心学至为重要的“致良知”理念,也是在南赣提出的。
 
  一位理政有方的主政者,在一座城市,到底可以走多远?五百年过去了,再访南赣,人们找到了答案。阳明的精神理念,五百年间,已经融入这座城市的文化血脉。对赣州老百姓而言,亲民廉洁的阳明先生,如今还依旧像是一位可以用西南官话对话的故人。
 
  1、偶遇乡音: 赣州“方言岛”的西南官话
 
  “dia起!”
 
  “扯乱谈。拿(la)都拿(la)了,你不能要。”
 
  “你不晓得,那个小伙子,是做(zu)好事勒。”
 
  ……
 
  王阳明曾经工作过的南赣巡抚治所离郁孤台不远,如今已改造成一座闹热的公园。行走其间,各种声音都能寻到:踢毽子声、老太太的搓麻声、广场舞的高音喇叭声……行至公园僻静处,在牌局旁驻足片刻,出乎意料,麻将声里细碎的家长里短,我竟然听懂了。
 
  五百年后,在赣州老城,街头巷陌,老百姓讲的,依旧是王阳明主政时力推的西南官话。
 
  赣州市政协阳明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赣州师院客家研究院特聘研究员龚文瑞介绍,自明建朝起,赣州就设有一所两卫,万余驻军,讲的就是西南官话。明朝各阶层职业都是世袭制,当兵的世代为兵。驻军的后代,同样在当地当兵,讲的也是西南官话。
 
  “驻军吃朝廷饭,地位高,有话语权。”龚文瑞说,如果驻军娶了当地客家女子,一个家族都会跟着学西南官话。
 
  驻军之外,贵州、云南等地的狼兵,经常来赣州帮忙剿匪,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西南官话在赣州的普及。
 
  到王阳明就任时,赣州城内,至少有一半的人会说西南官话。在贵州龙场,王阳明已经对这种语言很熟悉。为方便查找混入城中的山贼,他索性在城内强力推广西南官话——凡入城者,不会西南官话的,一律以山贼处置。很快,赣州城内,人人皆会西南官话。
 
  时至今日,赣州下辖十八区市县,800多万人讲的全是客家话,唯有赣州老城区居民,讲的是西南官话。赣州老城,成了方言“孤岛”。
 
  赣南师院文学院教师、汉语方言研究者、博士黄小平介绍,除赣州城区外,仅赣州市信丰还有一小块“方言岛”,讲的也是西南官话,同样和驻军有关。
 
  “‘我’、’是’、‘吃’,这些老百姓用得多的词,一听就是西南官话。”黄小平博士介绍,时至今日,赣州官话还有阴平、阳平、去声这三个调调型,和云贵川桂等地的西南官话相同。
 
  2、破心中贼: “过化之地”树五百年好官声
 
  除了推广西南官话,主政南赣四年期间,王阳明破流寇,擒宁王,成为明朝“文臣立军功”第一人。阳明先生一生,“立功”的主要部分,也都是在南赣完成的。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在王阳明生活的时代,南赣一地,畲族世代居于深山,以往根本没有纳入明朝国家管理体制。人们穷到没饭吃的时候,只能当山贼。
 
  正德十五年,王阳明颁布了著名的《南赣乡约》。《南赣乡约》开篇即指出,山贼频出,根源在于官吏教化无方。平定战乱之后,王阳明重建社会秩序,执政重点就是教化当地百姓,“破心中贼”。
 
  赣南师范大学“王阳明与地域文化研究中心”负责人李晓方介绍,为解决族群融合问题,王阳明推行“生态移民”政策,将深山中的畲族迁出,分田地,同时将其纳入国家教育体系。成为“新民”的畲民,可以去官办学堂求学,也可以参加科举考试。
 
  理政有方,赣州各县人民都很感谢他。在王阳明亲自建治的崇义,县衙附近修建了王文成公祠,明清时期,每年春秋两季还举行祭祀活动。就连县志的编纂者,也都以“阳明过化之地”为傲。
 
  “王阳明的官声,可以说是五百年不倒!”姚江文化研究会会长诸焕灿,曾于1989年参与国内第一拨“阳明足迹”寻访活动。在江西,当地的官员告诉他,在文革以前,赣州老百姓家中,还供奉有王阳明的牌位。
 
  王阳明仅在南赣为官四年,赣州的老百姓,为什么忘不了他?
 
  同一个故事,被人们反复提及——古时官员出行,队伍前都会立“肃静”和“回避”两块牌子,王阳明一上任,就撤掉这两块牌子,换成“求通民情”和“愿闻己过”。
 
  “王阳明的执行力,官员真该学学。”李晓方教授说。亲民之外,王阳明还奖励了一批廉洁的官员。赣县一位县官非常穷困,同僚们耻笑他,王阳明听说了,立马开始整顿官风,还让县里每年都去接济这位县官。
 
  3、吾心光明:悠悠一脉润物无声
 
  “王阳明对这个城市的影响,是融进文化血脉的。”李晓方教授说,“致良知”就是在南赣提出的,王阳明的理念,一直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影响着南赣地区文化。
 
  “民风是真的好!向老表讨一碗饭,给钱都不收。”龚文瑞说,有时去山里调研,实在找不到吃饭的地方,老乡分文不取就带自己进家吃饭。老乡讲的话也很朴实:“没添一粒米,没加一棵菜,哪能收钱。”
 
  历经数百年风云变幻,在民风淳朴的赣州,王阳明的形象依旧很鲜活,在各地都能寻到不同的传说。
 
  “阳明先生打仗,战事胶着,我们县派了援军,最终才打赢了”——李晓方教授研究发现,同样的母题,在赣州、瑞金等地,演化出了不同的故事版本。最远的,这个故事甚至流传至福建下辖县份。
 
  “真假先不论,讲故事的人,从内心来说,肯定是尊崇王阳明的。”李晓方教授说,在赣州人建构起的王阳明形象里,就连赣州名菜小炒鱼,都和阳明先生有关。
 
  王阳明生前,赣州各地都为他建有生祠,上犹县甚至供奉其画像。如今,阳明祠已经很难寻到了,这座城市换了一种方式和先生对话。
 
  王阳明曾经工作过的南赣巡抚治所旧址,最近就新增了一项功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主题公园。
 
  在公园内,长亭走廊顶,长期悬挂赣州市各类道德模范的介绍。这些介绍牌,和五百年前,王阳明推行《南赣乡约》时,为践行良知的普通人所立的牌坊,看起来价值导向是相通的。
 
  “听从内心的召唤,做对得起良知的事,他做官也是这么做的,老百姓肯定受影响。”赣南师范学院教授、理学研究所所长周建华说。
 
  就在今年,一位王阳明的粉丝来赣州大余县寻访阳明病逝处,没到落星亭,车子陷进泥地。村民闻讯赶来,合力把车子抬至安全地带后,分文未取,大家各自默默散去。
 
  章江一脉,悠悠流淌。这一幕,恰是回应了487年前的故事。1529年,在同样一条章江旁,阳明先生为后人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王阳明在庐陵:运用良知理念进行地方治理的初步实践
 
1510年初,王阳明在贵州的贬谪期满,前往庐陵担任知县。王阳明在庐陵共有半年多时间,将贵州“龙场悟道”的心学理论运用于政治实践,以良知为标准,以教化为手段,为政不事威刑,唯以开导人心为本,最终达到民心向化的效果。对庐陵的治理是王阳明良知理念的初步尝试,从此走上了经世致用政治道路,为他后半生成功解决南方少数民族治理问题奠定了重要基础。
 
王阳明在庐陵的良知实践具体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减税。庐陵位于江西中部的赣江流域,处于南京到南赣和广州地区的交通咽喉位置,商旅往来,物产丰富,经济发达,成为朝廷赋税的重要来源地之一,因此,庐陵赋税历来十分沉重。鉴于地方官员“坐视民困而不能救,心切时蔽而不敢言”的状况,王阳明出任知县后的“第一把火”,就是立即公开宣布减免赋税。他在上报的公文中说:“其有迟违等罪,止坐本职一人,即行罢归田里,以为不职之戒,中心所甘。”他不以个人得失为念,为民请命,践履了心中的良知本心。
 
其次,息讼。庐陵民风强悍,素有善讼之俗,大小事件稍有不和,立即讼至官府,案牍堆积如山,官府疲于应付。王阳明到任后的“第二把火”就是息讼。他发布文告,要求乡民各务本业,体贴谦让,扶持友爱,养成敦厚之风。他告诫民众:健讼并非良善处世之道;如有冤屈,必能审明严惩;如行孝悌,必亲登门致敬。王阳明循循善诱,感人至深,民众拆讼无数,民风为之一变。
 
第三,防灾。王阳明到任不久,庐陵就发生旱灾、饥饿、瘟疫,后又发生大火。在瘟疫面前,人人自危,以至家人不相顾,骨肉相离弃。王阳明发出布告,要求相互体恤,互不离弃,医治病者,掩埋死者;又劝告富裕人家,出钱出粮,施以医药,防止瘟疫扩散。民心逐渐安定,瘟疫得以控制。
 
第四,止盗。王阳明所处的明代中期,城乡贫富分化已经显露,社会危机日渐严重,盗贼公然出没,社会动荡不安。王阳明推行保甲之法,十家为甲,十甲为保,保甲相连,讲信修睦,患难相恤,止盗互助;对内加强了邻里团结,对外防止了盗贼发生,治安趋于稳定,民众得以治生。
 
第五,劝善。王阳明在贵州已经提出天下无不可教化之人。到庐陵之后,他教导乡民孝敬父母,教训子弟,养成善良风气。相传王阳明在庐陵处理了一桩盗马贼的案件,通过要求脱衣的方法,点化盗贼内心本有的良知,指出人人皆可向善,从而起到了良知教化的作用。
 
王阳明在庐陵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但他运用良知理念进行地方治理的大胆实验,进一步坚定他关于人人皆有良知的思想,为他后半生成功处理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治理问题铺平了道路。
 
作者:(张明 贵州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贵州省阳明学学会副秘书长、美国夏威夷大学访问学者)
 
玩易窝到底在哪里?
 
说阳明,道阳明,不能不提修文龙场的玩易窝。
 
明正德元年(1506),王阳明因上疏援救戴铣等21人蒙冤坐牢一事,触怒太监刘瑾,被廷杖四十而后关进监狱一个多月,后来又贬谪到贵州龙场(今修文县)当驿丞。
 
王阳明一路上九死一生,最终躲过了刘瑾的追杀,于正德三年(1508)春天到达龙场。初到龙场时,因驿站破败无处居住,王阳明便到离驿站不远的一个天然溶洞里居住,在洞内研究《易经》,取洞名为“玩易窝”,并写了《玩易窝记》。
 
由于很多资料都没有具体叙述玩易窝的本来面目,于是有人提出了“玩易窝曾是王阳明做了石棺、躺在里面体验死亡的地方”,还有人到过阳明先生遗爱处的东洞而没有到过玩易窝,便将东洞(阳明洞)错误地认作玩易窝。
 
其实,玩易窝是修文南门外小孤山脚下的一处“地窝”。民国《修文县志》称它为“玩易奇观”,具体记述为:“城南里许有玩易窝,昔阳明子谪居龙场时读《易》之处。夫洞穴多生于深山穷谷间,而此窝独生于旷野平原,且不生于僻壤穷乡,而偏生于半城半乡之地。它则低湿晦暗,此则干燥空明,而又邻近人家,鸡犬之声相闻,亦颇不孤寂,无惑阳明子不于栖霞之古洞而读《易》,独于此处玩焉。”
 
在龙场这个艰苦却安静的环境里,王阳明结合历年来的遭遇,日夜思索。一天半夜里,他忽然有了顿悟,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
 
所以,玩易窝是先生在龙场悟道的地方,而东洞(阳明洞)则是先生传道讲学的地方、龙冈书院的前身。那么人们为何会把玩易窝理解成“棺材”呢?这恐怕是耳误吧。因为龙场的方言称这种地窝之处为“石墎佬”,有书面记述为“石墎”,许是将“墎”误为“椁(棺材)”,也就难怪有人将其理解为石棺材了。
 
作者:(修文县史志办 胡光胤)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版权均属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有关媒体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中国王阳明网”。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王阳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联系赣州客家新闻网管理中心。
  ※联系方式:客家新闻网 电话:0797-8101732
 
中国王阳明网版权所有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3 联系我们
承建:客家新闻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